威斯尼斯5158cc-欢迎您

员工心声:这一座彩虹桥

栏目:往年新闻 发布时间:2010-12-31
家乡有一座拱桥,当地人都称作“渡槽”。

  家乡有一座拱桥,当地人都称作“渡槽”。
  渡槽,桥身大约有两米来宽,十米见长,截面呈“U”字型。它建在马路边,横跨一条小河和一片稻田,中间有一个大拱形,拱形的双肩各挑着三个小拱门,极像赵州桥。但是渡槽一半部分下面是稻田,另一半部分下面是溪流。远远看去,颇为壮观。
  记得小时候,每每经过那里,都会情不自禁地对它打上一个问号,因为我不知道它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说它用来通行,但是除了中间有水的部分,两边能走的部分最多也分别只有20厘米宽,我不敢想象走在上面会有怎样危险的感觉;说它是用来输送桥两端水源的,但两侧都是巍巍高山,山泉不断,更何况桥下还有溪流。
  虽然渡槽离家不远,但是我从来都不敢亲自上去走。每次经过那里,都想跃跃欲试,可又望而却步。就这样日复一日,不管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渡槽旁边的那条路都是我上学的必经之路。所以,渡槽也陪伴着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孰不知,我上学的路修了一遍又一遍,从我儿时的黄土路,到我初中时的水泥路,再到高中毕业时的柏油路——可是,渡槽依旧。听大人们说,渡槽是在解放战争时期修筑的,但是它依然用他那充满历史沧桑的面容,向每一个路过此地的人展示着他那坚韧的身躯,这不得不让我对它敬仰万分。
  2005年的炎夏,我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那个夏天格外炎热——也许是因为我继续求学的欲望点燃了热情,也许是因为我圆梦后整个村子里欢腾的气息。可是村子里的那条溪流干涸了,稻田也干了,稻田里一道道干旱的裂痕仿佛在替无辜的禾苗向人们诉说着它们不为人知的苦痛和无奈。唯有渡槽,它桥身的每个裂缝里都毅然会渗出一滴滴清澈的溪水。
  几天后,有村民来到了渡槽。他们扛着锄头,踏着渡槽窄窄的边沿,稳稳地走过了桥的那边。山里的溪流很快被引过来了,村民们卷起裤腿下到渡槽底部,拔走了塞在渡槽底部两侧的石塞。清澈的溪流顿时沿着石孔飞流直下,灌溉到了那一块块裂痕累累的稻田里。又过几天,再看稻田,好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而渡槽却依然坚实地屹立在稻田上方,拱着的身躯,仿佛是一个花甲的母亲用她那豁达的臂膀保护着自己茁壮成长的儿女们。
  转眼到了上学的时候,我背着行李,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离开了家乡。临走的时候,刚好有几户人家在稻田里收割稻子,看着村民们脸上洋溢着丰收的喜悦,我再一次目仰了渡槽——原来,它不仅是人们通往对面巍山的必经之路,它更是灌溉稻田必不可少的蓄水渠。
  离开家乡后,异乡的生活让我更加思念渡槽,有时我会担心它会因风吹雨打而倒下。但是,每次假期回到家乡路过那里的时候,它依然挺立的身躯向我证明了它坚强地存在着。
  带着渡槽这份精神的寄托,我继续着我的大学生活。湖南的雨是无常的,风和雨仿佛是一对甜蜜的恋人,就连雨伞有时也会成为他们的“第三者”。每当雨伞在风雨中被无情地吹翻后,我顿觉失去了安全感,总期盼着能有一个避风挡雨的港湾。
  有一年夏天,在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后,天空突然出现了一道美轮美奂的彩虹。那拱着的形状,跟家乡的渡槽一模一样,我顿时兴奋之极,总觉得此时此刻渡槽在我身边,家也在我身边。所以从那时起,在离开家乡的日子,我总盼望着天空出现彩虹,虽然它是那么虚幻,不像渡槽那样是一个充满沧桑而又坚实的实体;虽然它转瞬即逝,也不像渡槽那样坚挺依旧,但是在我内心深处,渡槽已经跟彩虹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因为我觉得,彩虹就是历经沧桑的渡槽美的化身。
  09年大学毕业,我没有抽出时间回到家乡再看一眼渡槽,就背着行囊匆匆地南下了。异乡都市的繁华更加衬托出一个游子对家的思念和眷恋,每每想家的时候,渡槽就会情不自禁地融入自己的思绪。也许一阵风吹来,这种思绪就被打乱了,可是,渡槽带给我家乡的温暖和那一种崇高的精神境界是永远都抹之不去的。无论身在何处,这都是我宝贵的精神财富。
  也许十年,二十年,或者更久以后,渡槽终会因为常年累月的风摧雨浸而不复存在,但是它留给我的精神财富是永存的。就像雨过天晴后天空出现的彩虹一样,虽然美丽过后转瞬即逝,可是它留给人们的是无限的遐想和期盼——因为它美丽过,它辉煌过,它也为了人们对美景的追求而付出过!  (工程部  金波)

Baidu
sogou